首页 阅读正文

中国文字的美 - [微时光]

中国文字的美

我们在写中国字的时候,就好像是在画艺术画;我们在看书的时候,其实也像是在欣赏整篇的艺术画。因为每一个中国字,仔细想想、仔细看看,都可以看做是一个小小的图画。


我们可以这样说,中国字是全世界的文字系统中,是无可争议的,最具有形象艺术美感的文字。中国字的演变,在商朝甲骨文时期,就已经相当成熟。殷商甲骨文字,用了很多艺术作品抽象化的技巧。

中国文字由象形的名词,演化出了形容词与动词,用了一种叫做「会意」的造字技巧。这个「会意」的造字技巧,就是在发挥艺术创意。譬如说「美」这个字,是形容词,代表美好,美妙。因为「美」是形容词,不是名词,所以是画不出来的,我们需要运用「联想力」。那么,「美」的感觉从何而来呢?


中国字的「美」,很有趣,是一只「肥大的羊」。一只「肥大的羊」,人人垂涎,一方面可以祭天地,拜祖先,再来就可以加餐进食,确实是十分的美好。所以「大羊」就是「美」,「美」这个字,就这样的被创造出来了。


「美妙」的「妙」字,也是个「会意」字。「少女」就是「妙」,这个字被造出来的时候,显然是一致鼓掌通过的。


再譬如说,「明亮」这二个字,「明」是有日有月;「亮」好像是人走进了高楼。所以「明亮」这二个字的意思,也就可以「望文生义,心领神会」了。


所以,类似「美妙」或是「明亮」这样的形容词,就在老祖宗的创意引导之下,一步步的得到完善。


有些字的演化,譬如一些抽象的副词,需要更费点劲。


譬如说,鬍鬚的「鬚」字,在甲骨文中,是「须」字。「须」字的图形,右边是个人脸,左边是三根毛。脸上长了三根毛,就是「须」字,代表的是鬍鬚的「鬚」。


古时候,男人好像雄狮子一样,必须有鬍鬚才显得威武,才能赢得女人的芳心。所以原来脸上三根毛「须」字,慢慢有了引申的字义,就成了「必须」的「须」。男人「须毛」的概念,引导创造出了「须」这个副词的字。


再举例说,狗鼻子东闻西闻,是「臭」这个象形字的画面。「臭」这个字上部的「自」字,代表的是鼻子;下部的「犬」字,代表的是狗。因为「狗鼻子」闻的东西,大都是坏的、有异味的。所以「臭」这个字,就成了我们现在的「臭味」、「臭东西」的含义。


换句话说,狗鼻子这个「臭」字,加上点创意与想象力,就有了我们今天的形容词,「臭--难闻的味道」的意思。


至于大家琅琅上口的「爱」字,又是依据什么创意呢?「爱」字的上部,代表的是频频回头;中间是一个心字;下部代表的是缓慢的走路。所以,所谓的「爱」字,就是频频回头,一心牵挂,放慢脚步,捨不得离开。


「爱」这个字的造字,实在是境界高妙,深具艺术美感。


以上的例子,从「山川日月」的名词,到「美妙」、「明亮」的形容词,到「须」的副词,「爱」的动词,一步一步,由具像走向抽象。到了出土的商朝甲骨文,中国文字,已经大体完备,可以充分表达,所想要表达的各种概念了。


甲骨文是「实物证据」,确实证明商朝时代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由于甲骨文学者董作宾等,对于甲骨文字的研究贡献,使得中国的「信史」,得以往前推进了约三百年。研究中国上古史,就必须研究上古的文字语言。这是为什么台湾的中研院,有所谓的「史语所」。「史语所」的意思,就是「历史语言研究所」,就是要把「历史」与「语言」,併在一起研究。至少在成立之初,是如此考虑的。


比甲骨文略微晚一点的中国文字,有所谓的「金文」,也称作「铭文」或是「钟鼎文」。「金文」始于商朝末年,盛于西周。


金文代表的是刻在青铜器(金属)上的文字。商周时期,是所谓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甲骨文与金文上的记载,都是关于「祭祀」与「战争」的事迹。


金文刻在青铜器上,工程比较浩大,技术的层次也比较高。所以金文的字体,比较庄重正式,而甲骨文的文字,就比较粗简。在台北故宫,有二件最着名、最具有历史价值的国宝青铜器。一是「毛公鼎」,一是「散氏盘」。这两件国宝,都是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他们的历史价值很高,因为上面都刻有「金文」,详细记载了他们的铸造背景。他们的珍贵之处,是他们都是约三千年前,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文物。


中国文字,在甲骨文阶段,「象形图画」的成分十分浓厚。到了金文时期,「象形图画」已经修整得比较厚重优美。到了秦国的篆书,很多文字的部首,或是组成元素,已经规格化。秦始皇统一天下,宰相李斯负责统合天下的文字。当时的标准文字,就是所谓的「小篆」。李斯是书法家,留下了《泰山石刻》、《琅琊石刻》、《峄山石刻》与《会稽石刻》等着名书法。


李斯的下场很悲惨,后来被腰斩于咸阳。李白的诗《行路难》中,有所谓的「上蔡苍鹰何足道」,就是在感叹李斯的遭遇。这个故事,在此就不做多谈了。


中国文字在小篆阶段,还有一些圆形、椭圆形、或是弯弯曲曲的构字元素,书写起来,不是很方便。到了隶书阶段,弯弯曲曲的构字元素没有了。魏碑与西晋王羲之的字体,都是庄重优美,四平八稳。所谓的「永」字八法,鼎定中国文字的江山。中国文字艺术,已趋于成熟。


楷书与隶书的差异不大。由隶属过渡到楷书,大抵是书写更加直接省力,类似由毛笔书写,过度到原子笔书写,在力量上的运用,更加的简捷。


中国文字的演化,有他的脉络可循。如果把一个字,从他的甲骨字形、比较如何演化为金文、篆书、隶书;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个人,如何从婴儿少年,逐渐长大成人,一样的有趣。


简单来说,中国文字的演化过程,就是一个艺术文化的演化过程。


比较中国文字与拉丁语系文字的基本差异,中国文字是图像性的文字,而拉丁语系是拼音性的文字。也就是说,拉丁语系的文字,是一种符号,用来记录说话的声音。如果不同地区,使用了不同的语言,所拼音出来的文字,自然就无法互相理解。而中国的文字,是图像性的文字,不管各个地区语言发音如何,文字的识别,不会受到发音的影响。


如果中国文字也使用拼音文字,我们可以想象,山东老乡以山东口音所拼出来的文字,与上海人所拼出来的上海文字,就会是二个完全无法互相辨认的文字系统。如果中国文字不是象形文字,而是拼音文字的话,全中国的文字,就会分割成很多区域性的独立语言系统。中国就会像欧洲一样,因为语言的发音因素,而分割成很多不同的国家。


有一个「语言政治学」的理论,就是说秦始皇统一中国文字,为中国的几千年大一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结构。在这个基础结构之上,中国广袤大地各地区的思想与文化的交流,才得以畅行无阻。


也就是说,中国的文字特色,造成了中国千年的大一统。而欧洲的文字特色,造成了欧洲的多国林立。


就此而论,欣赏中国文字的美,不单是有他的艺术上的意义;还有他更深一层的,政治与文化上的影响了。


评论

搜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