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阅读正文

“思”与“想” - 【微时光】

“思”与“想”

timg.jpg

      也许是我们都太忙碌了,也许是无力,我们已经越来越脆弱,或者是我们根本就不愿意面对灵魂、人生、价值、命运,乃至文明等等诸如此类的沉重的问题,但不面对并不意味着问题就不存在,更不能因此就取消其意义。我们不必援引哲学家的话,“存在向我们发问”,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世间唯一具有思想能力的生灵,要与这些问题相遇。当我们与它“照面”的时候,已经丧失了“思”的能力的我们该如何应对,又会怎样应对?或谓这些问题不可能有答案,不想也罢。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答案,才更需要我们以全副的身心投入“思”和“问”。有答案,也就意味着问题已经解决,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而只是结论。“问”源自“思”,不思则无惑;“惑”来自于学,更准确地说,来自于有问题的学。所以,正如孔老夫子的“思而不学则惘”,更重要的是,如果这问题是关乎人生、意义的大问题。所谓“不惑”,显然并非指一劳永逸地、彻底地解决了问题,而只是指经历得多了,想得多了,自然明白自己要什么,该做什么,即对“有所为”和“有所不为”的明瞭。

     

  人生的问题原就是没有现成的答案的,每个人的思考也都是从自身的经历出发的思之路。然而,在个性化和差异化之前,则必须确立一些共同的价值,彻底的相对主义必然走向完全的虚无主义。

     

  看起来,“人生实苦”似乎是悲观主义的结论。所谓“人生实苦”,是基于浪漫主义为祸之深的清醒的现实主义,即耿德华所谓的“反浪漫主义”。


-7ag.net 七阿哥博客

评论

搜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