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水浒]水浒传能深入人心的根本原因

阅语 admin 2019-01-28 200 次浏览 0个评论

水浒传能深入人心的根本原因

sh0005.jpg

这个人物猥琐的武大郎,又是如何娶到年轻貌美的老小潘金莲呢?且看水浒书中如何表述。

「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娘家姓潘,小名唤作金莲,年方二十馀岁,颇有些姿色,因为大户缠她,这女使只是要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次记恨于心,却倒赔些房粧,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第二十四回》

所以,想来潘金莲是贫穷出身,在一个大户人家做使女。大户老爷想佔她的便宜,她跟主人婆打了小报告。这个老爷怀恨在心,就贴了钱把她送给了三寸丁武大郎作为报复。

这个主人婆很可能没有起什么正面的作用。我们可以推想,主人婆跟老爷说,金莲跑来做了投诉,投诉老爷对金莲骚扰。老爷听了,觉得很不爽快。主人婆也在算计,万一金莲跟老爷真个搭上了,得了老爷的专宠,对自己也不利。所以何不如早早设法让金莲离开?老爷老大娘,一阴一阳、滂瀣一气,就把少不更事、轻易去打小报告的潘金莲,贱价给「出卖」了。

问题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姿色少女,在大户人家打工过活。因为拒绝了老爷的性骚扰,就被老爷安排,嫁了个「身长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的老公武大郎。这样的社会,对女性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故事从潘金莲导入了西门庆。西门庆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原来只是阳穀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前开个生药铺。从小也是也个奸诈的人,使得些好拳棒。近来暴发迹,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因此,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那人複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排行第一,人都唤他做“西门大郎”。近来发迹有钱,人都称他做“西门大官人”」 《第二十四回》

西门庆是一个能打拳使棒的奸诈之人。东混西混的,现在混到专在县里管些公事,倒也如鱼得水。所谓的帮官府管公事,就是「放刁把滥,说事过钱」;完全等于今天的「刁难把关,瞧事洗钱」。西门庆原来只是个破落户,开生药铺的生意人,靠着刁难把关,瞧事洗钱,很快的就「暴发迹」,成了地方的达人。

靠着替官府说事过钱,西门庆的社会地位获得了很大的提高。人们对他的称呼都改了。原先叫他「西门大郎」(西门大哥),现在都叫他「西门大官人」。好像是今天的「西门秘书长」 或是「西门立委」。因为他的官府关係,大家都对他「饶让些个」,以免招惹麻烦,搞得自己的日子不好过。

西门庆的发迹有钱,其实也不算什么了不起。水浒传一开始介绍的高俅,就是个 「帮闲浮浪的破落户,没信行的人。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是踢的好脚气毬」。因为高俅踢的好毬,一日得到了皇帝的赏识,竟然「没半年之间,直抬举高俅做到殿前府太尉职事。」《第二回》。太尉,等于是当时最高等级的军事长官,大约是今天的国防部长。这个浮浪无行,自小不成材,只是会踢的好毬的高俅,当了太尉,还能干出啥子鸟事?当然是「专在皇帝身边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

换句话说,水浒故事所描述的现实社会,就是社会上奸诈的人、混黑道的,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很容易跟政府官员结合在一起了。政府官员的官,是做在表面上;真正在地下瞧事的,却都是这类奸诈的人。

这个问题,从皇帝身边的高俅;以至于一般民间的西门庆,到处都是,古今皆然。

再看看我们今天的社会,会不会也有这么多瞧事洗钱「奸诈的人」呢?

……

武松从外地出差回来,发现哥哥武大被潘金莲与西门庆谋害了,搜集了认证与物证,告到了县府。

「当日西门庆得知,却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次日早晨,武松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 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喊西门庆作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理对。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 《第二十六回》

这是中国官场几千年来,拿钱吃桉的传统。官衙私底下是收了银子,表面上却是引经据典,说的很专业合理。一般的民众,大抵也只能到此为止,什么别的办法都没有了。

水浒传的「好汉」魅力,在这个时候就发挥了作用。官府既然吃了桉,好汉就乾脆亲自办桉。武松用自己的方式立桉、搜証、审判、结桉、加上执法,乾淨利落。尤其是在「狮子桥下大酒楼」单挑西门庆,杀了这个跟官府狼狈为奸的奸诈之人,真是大快人心。一般受过官场吃桉鸟气的人,看到了这一段,必然会心情大振!

当然,武松作为地方的步兵都头,必须面对官府的制约。所以,武松带着一干人、行凶的刀子、还有西门庆与潘金莲的两颗人头,迳自到县府投案。这个好汉行径,轰动了整个阳谷县,街上看的人不计其数。先前拿钱吃桉的县官听人来报,先自骇然,随即升堂。那么,依据封建官场的传统,县官会如何处理此事呢?

县官一看反正武松已经自行办了案,民情也在武松这一面,干脆自己做个「好人」。于是,把负责写文状的司吏叫过来商量:

「念武松那厮是个有义的汉子,把这人们的招状重新改过」。 《第二十七回》

总之,县官就把武松整个杀人的经过,做了改编。武松为冤屈而死的哥哥报仇,公然杀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过程,被官府改编成了「在祭献武大的过程中,双方意见不和,发生斗殴,失手杀人」。 

因为这是个凶杀案,所以要层层上报。县官要把本案上报府尹,府尹需要上报省院。有趣的是,表面上一层一层把改编的罪状书节节上呈;私底下都会「使个心腹人,斋了一封紧要密书星夜来替他干办」。 《第二十七回》

最后,对于武松行凶案的供状,是几经改编,从轻发落。依判决要打四十嵴仗,其实只有五七下着肉;再发配孟州道,也就了事了。

这是水浒故事描写中国官场,是如何处理司法问题的。官府先是拿钱吃案。案吃不了了,就会依个案情况以及个人好恶来改编案情。然后,表面在走公文,其实私下在做沟通。上下一起来认可,改编后的案情。

这个官场的通则,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有官皆如此,鲜少有例外。

不过,水浒对于社会问题的描述,真正精彩的,是发生在武松孟州道的故事。

武松犯了杀人罪,送到了孟州的囚营。想不到,囚营把武松待若上宾。给武松住进了单人房,每天奉上美食。为什么呢?原来囚营的「管营」(典狱长)知道武松的武功高强,要请武松帮忙打架、抢地盘。

这个地盘叫做「快活林」。是由典狱长的儿子,诨号金眼彪的施恩负责经营。很明显的,施恩是利用父亲的权势,在经营八大行业。且听听施恩这个地方势力的恶霸如何说。

施恩道:「小弟自幼学得些枪棒在身 … 此间东门外有一座市井,地名唤作快活林… 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兑坊。往常时,小弟一者倚仗随身本事,二者捉着营里又八九十个拼命囚徒… 那许多去处每朝每日都有闲钱,月终也有 三二百两银子寻觅,如此赚钱。」 《第二十九回》

原来管囚营还真可以发财。施恩说得很明白,东门外的交通要冲快活林是他们的地盘。快活林真是快活,有酒店、赌场、钱庄,当然也有色情业。施恩靠着自己的枪棒,加上父亲管着囚营,囚营里的近百名囚徒可以为他们效命。所以,每朝每日坐地收钱,而且可以收很多很多的钱。

但是问题来了,施恩继续说:

「近来被这本营内张团练 … 带一人到此… 叫做蒋门神。那厮不特长大,原来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枪棒,拽拳飞脚,相扑为最。 … 因此来夺小弟的道路。小弟不肯让他,喫那厮一顿拳脚打了,两个月起不得床。…本待要起人去和他厮打,他却有张团练那一班儿正军 … 这无穷之恨不能报得。久闻兄长是个大丈夫,怎地得兄长与小弟出得这口无穷之怨气,死而瞑目。」 《第二十九回》

很明显,因为快活林赚钱太容易,所以张团练带了个黑道的拳脚高手蒋门神来抢地盘。张团练代表的是军方系统。所以,如果施恩带着一缸子的囚徒来打闹,张团练可能会出动「一班儿正军」来对付。施恩这个小恶霸,打不过蒋门神这个大恶霸;施管营能够调动的囚徒,又比不上张团练的正军。施家父子油滋滋好赚钱地盘,就这样被张蒋集团给整盘的端了过去,怪不得产生了「无穷之怨气」。 忽然看到自动送上门来的杀人犯、竟然是打虎英雄武松。施恩正在想找人报仇,现在武松从天而降。岂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施恩与武松才说了一会,典狱长就出场了:

「只见屏风后面转出老管营来,叫道:“义士,老汉听你多时也。今日幸得相见义士一面,愚男如拨云见日一般。且请到后堂少叙片时”。」 《第二十九回》

于是,这三个人,很奇怪的组合:一个是政府的官员,囚牢的典狱长;一个是发配到囚牢来服役的杀人犯;一个是典狱长的少爷,利用职权圈地拿钱的地霸。三个人进了管营私宅的内室,共商大计。接着是:

老管营亲自为武松斟酒把盏,说道:「义士如此英雄,谁不钦敬?愚男原在快活林中做些买卖,非为贪财好利,实是壮观孟州,增添豪侠气象。不期今被蒋门神倚势豪强,公然夺了这去处。非义士英雄,不能报仇雪恨。义士不弃愚男,满饮此杯,受愚男四拜,拜为长兄,以表恭敬之心。」 《第二十九回》

于是,这三个人的关係有了新的定位。典狱长的地霸儿子,拜了前来服刑的杀人犯做了长兄。这个典狱长,成了前来服刑的杀人犯的义父。为何如此?因为这个杀人犯,可以帮这个地霸恶少「报仇雪恨」,重新夺回赚大钱的好地盘。

这就是水浒传里,精心刻画中国社会问题与官场心理。很多在地方上当官的,根本就与黑道无异。通常当官的都会经由二个途径捞钱,一是圈下油滋滋的势力范围,每日都有闲钱进帐;二是利用手上的职权,把身边的公共资源,转化成个人资产。

6.义结金兰的社会意义

武松既然与小恶霸施恩成了拜把的兄弟,当下就进入了施管营父子的共犯结构体。中国社会有一个普遍性的「江湖道义」的概念。所谓的江湖道义的价值观,简单来说,就是「只看关係,不看是非」。所以,一旦结为金兰,彼此就利害与共。设若兄弟有难,就算蹈汤赴火,也义不容辞。

结拜兄弟,在中国有他重大的社会意义。不论是中国历史上的开国皇帝、造反头头、还是企业团体,都会用到结拜兄弟这种社会机制,巩固共同利害关係的结构体。譬如蒋介石受到他上海青帮经验的影响,就很乐于运用这种义结金兰的社会机制。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描写武松去快活林打架的故事,笔法十分的浪漫,好似交响乐中饶富田园风光的快板。寻仇决斗的过程,写来的节奏轻鬆而优美。武松一路上,只要看到了酒店,就进去喝个三杯溷酒,「无三不过望」,一路走来十分潇洒。到了快活林,武松半醉不醉,施展「玉环步,鸳鸯脚」的绝技,把这个黑道大个蒋门神打得在地上趴趴叫饶不已。于是,老蒋宣告投降,武松帮施恩把这个地盘,用武力抢了回来。

清初顺治年间的着名怪才金圣叹,对武松的评语是:「真天人也!」。金圣叹是个狂傲的自由派。最后因为骂清朝政府官员「鼠窝狗盗,偷卖公粮,罪行髮指,民情沸腾」。并且组织了民众到孔庙去哭庙,以至于被政府逮捕处死。金圣叹很讨厌水浒转中的大头领「天魁星」宋江,他把水浒宋江带头接受招安、以及之后征伐田虎方腊等故事全部删除。我想从金圣叹的言行看来,他会认为,既然是水浒人物是以好汉始,就应该以好汉终;完全没有道理要去投降朝廷。

从文学的成就来看,所谓的原水浒传,宋江接受招安之后的故事,不论是精神内涵,还是文采,的确也是没有什么看头。

7.官场集团对集团的斗争

中国的官场斗争,通常会从个人的利害恩怨,逐渐升高成为集团对集团的斗争。 在官场的集团内,上级与下级的关係是很清楚的。上级要提携与照顾下级,下级要对上级效忠。

当军方系统的张团练与蒋门神,被囚牢集团的武松挑了地盘,无力抗争,张团练就去找他的上级张都监。张团练大约是团长,张都监大约是师长。团长张团练的实力,不够与施管营这个典狱长对抗,就找师长张都监求救。张团练与施管营的个人恩怨,就升高成了军方集团与囚牢看守所集团的斗争。最后的鹿死谁手,通常是要看那个集团的「总体实力」比较强大了。

张都监就用了计谋,先把武松调到都监府作亲随,再找个机会栽赃,把武松抓打成贼,再度送进了官府。张都监接着就想在狱中、或是解送过程中,借刀杀人,把武松给杀了。 

结果就是第三十一回的「施恩三入死囚牢,武松大闹飞云浦」。武松发挥打老虎的神勇,在飞云浦解决了两个押解他的公人,还有两个张都监派来的刺客。故事当然不能到此结束,所以接着是第三十二回的「张都监血溅鸳鸯楼,武行者夜走蜈蚣岭」。武松回到了都监府后堂深处的鸳鸯楼、杀了正在欢飨庆功宴的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

水浒传武松故事,第一次是在山东阳穀县杀人,第二次是在孟州鸳鸯楼杀人。比较这两次杀人,会发现有趣的差别:

武松在第一次杀人之前,还搜証报官,企图经由官府司法处理;第二次已经 完全不做此想。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已经认识到「司法已死」,告也没用。乾脆不理司法,自己解决。

武松第一次杀人,非常有选择性,只杀了西门庆与潘金莲。甚至连关键人物「贪贿说风情」的王婆都没有杀。只是把王婆送给了官府处理。第二次杀人, 十分恐怖,几乎是见人就杀。

武松第一次杀人,主动向官府自首投桉。第二次杀人,是连夜越城而走。7ag.net 七阿哥博客

这个差别代表什么意义呢?

8.今天改朝换代的快活林

水浒传里的快活林故事,是在西元12 世纪初的宋徽宗年代,离现在大约九百年了。今天中国大陆的各大城市,每到夜晚,也都是有各个夜总会争奇斗艳、眩人耳目。今天经营夜总会,也的确需要有够硬的靠山。所谓的硬靠山,当然一定要有一些硬功夫。

硬功夫包含两个方面的工夫,就像争夺快活林的施管营与张都监一样。一是要有刀枪棍棒的打斗力;一是要有官府「硬实力」做奥援,官府的硬实力,在必要的时候,就可以调动公安军警的力量,或是可以把对手抓起来,交给官府里的自己人审判。大陆具有这样硬功夫的靠山,也真不少,譬如公安、军警、或是党政权贵,以及正港的地方黑道大角。

不论是在北京还是上海,深圳或是渖阳;也不论夜总会的名称是叫做天上人间、金色年代,还是百乐门、红磨坊;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都是现代版的「快活林」。每朝每日,都有现代版的施管营父子,找了打手武松,来跟现代版的张团练与蒋门神,为了抢地盘,进行各式各样的打斗。在双方对抗的过程中,都会努力用上自己的官府职权、以及自己的官场资源。

9.身不由己 - 从景阳岗走向蜈蚣岭

武松故事从景阳岗打老虎开始。景阳岗,有着辽阔开朗的联想。武松打死了危害乡里的大虫,成了受人敬仰的英雄。之后,在狮子桥下大酒楼打死了奸诈的衙门掮客西门庆。狮子是兽中之王,狮子桥给人的联想,也是一方雄霸。接着,武松是威震安平寨、义夺快活林。安平与快活,已经慢慢失去了原来景阳与狮子的康庄与雄霸。再来,是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飞云与鸳鸯,已经沾有了暮气,格局缩小了不少。最后,是武行者夜走蜈蚣岭,蜈蚣岭给人的联想,已是日益晦暗;武松的路,是越走越狭隘了。

飞云浦,让我联想到唐朝王勃着名的「滕王阁序」里的诗句: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捲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飞云浦是飞云捲雨、物换星移。他给人的联想是,很多事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得大不相同了。

我相信,水浒传的取名,是有他的含义。武松从景阳岗走向了蜈蚣岭,代表了 一个人物已经从社会的主流,走入了社会的边缘。其中的是非曲直,也真是一言难尽,还是留待读者自作评论为宜。但是,我们可以分析,武松命运的几个关键转折点:

武松命运转折点:

武松在景阳岗,因缘际会,凭借个人特殊的才干,偶发性的成为社会的主流。

当武松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替他的哥哥主持公道的时候,他已经决定离开了社会主流。

当武松决定接受施管营的要求,与施恩结拜为兄弟的时候,武松已经被 「绑架」,成了施家父子共犯结构的主要分子。

当武松决定杀了张都监这一伙「黑官恶霸」,武松已经注定走向晦暗的蜈蚣岭,成为社会边缘人,无法回头了。

水浒传所隐含的问题是,武松在以上的几个阶段,有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吗? 我想,有一个经验教训肯定是真实的,那就是

“想法决定做法,性格决定命运”。

从景阳岗的英雄,演变成了蜈蚣岭的行者,武松的个人命运转折耐人寻味。不过个人的经历,毕竟只是一个个案。对于一个社会而言,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共同语言、共同行为、共同规则、与共同问题。

水浒传藉武松的故事,很清晰的描述了北宋徽宗(昏德公)年间,社会行事的共同规则,以及当时的一些社会问题。在本文中,就指出当时社会,至少有以下的这些问题:

普通百姓的生活保障

女性的人权

大哥摇身变成了大官

司法问题如何处理?有官皆如此

做官就要拥有地盘

义结金兰的社会意义

官场集团对集团的斗争

也许水浒传之所以能够流传百世,就是因为它很技巧的描述了这些社会问题。更加重要的是,水浒故事所描述的社会问题,虽然离现在已经有九百年了,但是一直存在于各朝各代的中国社会中。我相信,这九百年来,不管是什么朝代的读者读到了水浒所描述的社会问题,以及官场习气,都会觉得是心有戚戚焉。读到了武松与官场文化,进行直接而成功的对抗,都会觉得痛快淋漓,彷佛是武松在帮自己「出了一口鸟气」!

这也是水浒传能够长期深入人心的根本原因。

已有 20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

召唤伊斯特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