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 4399小游戏缩略图
萧逸风说着就要起身,结果他却发现他身上好像还压着一个人,他猛地转身看去。 “先暂时留在星空大帝的身边,以后我会来接你的!!!”“是,父亲!!!”这时楚帝一挥手。随即楚玉身上散发着一股非凡的气息,其目光不断闪烁着。这时萧逸风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看着楚帝不由地说道。楚帝看着游戏萧逸风说着。

安卓 4399小游戏缩略图

这陆家的人就全部冲了过去,而范家其余的人也纷纷上前来抵挡。 姜玉环眼中闪烁着阴冷的目光注视着灵宇,浑身涌动着一股杀机。姜玉环猛地喝道,神魂境九重巅峰的实力爆发出来,挥舞出武器。

“累了,背我。”

 日上三竿,明媚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挥洒进这片古老的森林,清新的空气伴着叶声沙沙温柔地拍打在那个神色木讷的碎发青年脸上 。</p>

一条木板铺成的悬索桥横跨在溪流两端,流水潺潺,水中或躺或站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石头,被溪流敲击出的声响,与林间迭起的鸟鸣声和野兽低啸声汇成一篇美妙 的大自然乐章。在吊桥两端密密麻麻伫立着一排排绿色的卫士,它们魁梧挺拔,探出粗大的枝干与葱郁的枝叶迎接着它们的仙 子。



夏日的山风微醺,如婴儿的手指般柔软,向林歪着脑袋趴在张朝昭的背上,左手环住他的脖子,右手平展缓缓张开 五根手指,像是要去触摸那流窜在身周的温暖旋律。薄荷绿的裙摆与衣袖,乌黑亮丽的麻花辫,迎着山风轻轻舞动起来。

武陵源在混沌时代前本是华夏一个著名的景区 ,原先也曾以贴近原始自然而受到众多游客的喜爱 ,当时的植物还没有如今这般茂盛挺拔,野生动物与昆虫的数量也没有如今这般繁杂,武陵源里面的森林更没有如今这般危险神秘。

很难想象不到百年光阴,世界上许多地方能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若不是桥上随风招展的一面面彩旗,若不是看见发黄发霉的旗上打印的欢迎标语,以及某面被 鸟兽撕咬过的旗面上,在那行标语的下方,曾经一名无良的游客拿防水笔偷偷写上的告白话语,用的还是据说在文明时代全球通行的语言,若不是向林家学渊博,都翻译不出的文字:“二零二零年了,雪莉,爱你。”

假如不是这些都快被现代华夏人遗忘的东西,向林差点就要产生不小心回到了远古时代的错觉 。

 “张糟糕,等伤养好 再出森林吧。”向林望了 眼头上飞过的一只松雀鹰,轻轻开口道:“在这里生活毕竟危险又不方便,一般不会有什么人,只要我们小心点,应该不会遇到太厉害的异魔。”

张朝昭瞥了眼向林脚下晃荡的那双被她洗干净的白色板鞋,脚步不停,随着摇动的木板吊桥调整着身体的平衡,忍着胸中那团烈火般试图喷涌而出的幸福感,机械地应了声“好。”

 如今的向林确实变化了许多,孤独感一点点从心房剖离,随之剖离的还有那张沉默寡言、生人勿进的面孔,听见张糟糕的回话,哪怕只是简短的一个字,都让她觉得萌生了几分安定和踏实,她慢慢露出一张笑脸,嗓音 也捎上了女子的、如同桥下流水似的温柔:“出了这片森林,就是苗疆的势力范围,我斩了唐门少门主 的手臂,他们更加不会放 过我了。”

 “好像不小心闹大了,该怎么办才好呢?”张朝昭仿佛都能瞧见背上的女子微微皱起了那两条好看的柳叶眉,只听得她接着自言自语道:“唐笑 之是唐门未来的主人,唐门素来又是华夏武林各个民间流派的座上宾,我们招惹他们会不会有点不自量力?”

“其实,这门亲事大家都很满意。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还被废掉的少族长 ,反观唐笑之,据说他是唐门现任掌门最喜欢的一个孩子,唐门不出意外肯定要让他接手的。”向林自嘲地笑了笑 ,跟着一如往日般地断冰切雪:“可我不满意。”

张朝昭内心不屑地嗤道 :“唐门少门主很了不起吗?我十四岁就接任天师......”口中却是继续呆板地符合着:“嗯。”

<p> “杀了唐笑之有点难......要是我随便找个人嫁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过我呢?”久违的间接性犯二,一如既往的处事单纯直接,向林蓦地对一直坚守着自己没有感情这个设定的某僵尸挥出一记绝杀,只听得她带着一丝跃跃欲试在张朝昭的耳边吐出一句话语,呵出的气息如兰花般清雅芬芳:“我嫁给你好不好?”

 背着自己的僵尸随从忽然停下了移动的步伐,向林微微诧异了一声 :“怎么了?”

张朝昭赶忙收拾情绪 ,趁着向林暂时看不清自己的模样,连忙拼命压下那股窜上脑门的热血,念头飞转,紧接着缓缓抬起手中的黑竹竿指了指桥对面的树林,假装辛苦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主人,前、前面有很多异魔,很前面,还、 还有 。”

 向林哦了一声,从张朝昭背上下来,拿过他手中的黑竹竿,扶着旁边用粗绳编织成的吊桥围栏,嗔道:“它们怎么没完没了,我胳膊现在还酸呢。张糟糕,你去。”

有点任性有点可爱。

在悬索桥另一端的丛林深处。

 “见鬼了 ,刚才差点 ,差点就装不下去了 。”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异魔尸体,每一个身上或多或少都被砍掉一些零件,尸体围成一个圈子,凄凉地指着中心处那个坐在一根顶出地面的粗大树根上的男子,男子浑身散发出凛然的煞气,衣裳上被溅到好几滴深蓝色的血液,衬得此时的他如同一尊暴戾的魔王。

魔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明明是场间随意收割性命,且唯一一个活着的人形生物,脸上却隐约能看见两三分紧张。

他抬起头瞅了眼某个方向,直接盘腿坐到树根上,颤抖着从口袋中将藏匿好的烟盒掏了出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摩挲手指用指腹闪过的细小雷光点燃叼在嘴边的香烟。



烟雾弥漫,叶声沙沙作响。

张朝昭一根接着一根的使劲吸食着那包烟,某一刻闻听得身后不远处浮现出一阵细响,他才将烟盒收进口袋中,叼着烟仔细地用脚下的泥土和落叶将 几个烟头小心地掩 盖住。然后,转身几下跃到一颗松树上,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

林中如闻雷声低鸣,这回倒像是一个踏着雷光远去的仙人了。



......

<p> “她刚才问我要不要嫁给我?”右手掌心萦绕着游龙一般的金色雷光 ,五指牵引着雷光将 对面一只二阶异魔的冰爪搅碎 ,张朝昭望着他,一脸玩世不恭的慵懒表情:“你说我当时是不是应该答应啊?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会不会 没机会啦?”

不等它回复些外星语言,张朝昭左手掌心便搭在它的前胸,几根磁场透明光剑瞬间贯穿这只异魔的胸膛 ,斩断了所有的生机。

下一刻,他挺身向后一个翻跃,闪过两只低阶异魔的左右夹击,吸附在两脚脚掌下的磁场光剑,劈开了它们的后脑勺 。然后,张朝昭 雷法灌注双腿,速度往上飙升,顷刻间又缠 上了另一只双臂环绕着炎流的二阶异魔。</p>

“不知道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会不会喜欢她?”磁场力量加持过后的双臂狠狠地架开火系异魔的火焰拳势,张朝昭闪身来到它的身后,双手掌心按在异魔的两只耳廓上面,又开始神经质地自说自话:“肯定会喜欢的吧,她那么 好。”果然,异魔的嘴还没来得及张开,张朝昭双手掌心五指磁场之力如漩涡汹涌,数道磁场光剑将异魔脑瓜绞成满头深蓝色的血花。

 哪里肯让血花泼到身上,雷法运转,身形急退到一边。张朝昭随意地挥手画了个半圈。距离地面一米处冒出一道弧形三尺宽的透明色光刃 ,光刃上有金色光纹流动浮现,雷光附着的磁场光刃将一齐袭上来的异魔们逼退开去,其中两只低阶异魔直接被磁场雷刃劈倒在地上。 他又摸出一根香烟点上,环视了下四周的异魔们,思绪却飘到了那座也是时常云雾 缭绕的大山。

犹记得十三、四岁那年,自己练完功后 ,坐在崖边赏景,有些无聊便随口向父亲提了一 个关于婚姻和爱情的问题,已经记不清当时为什么会问那么一个不符合自己作风的问题。只记得等了好半晌 ,才听见那个总是嬉皮笑脸的道士,满脸认真地告诉自己:“那是一辈子的承诺,不能轻许的。”

“我想,我是能守住的。”张朝昭蓦地展颜一笑,眉宇飞扬,傲气自信嚣张肆虐开来。没曾想,这走神的工夫,一只电系二阶异魔手指抓在张朝昭的背上,电流像饿狼扑食一般,凶狠贪 婪地流向张朝昭的周身。

道门雷法加持流窜着的身体哪里会被这点低阶的电击伤到,但张朝昭还是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向林赶尸功法有所提升,自己的磁场异能也同样进步了些许,当下大概还是相当于四阶异能的水准。只不过到底是五雷正法的杀伤力强悍更多。可惜,落雷声势太大,也许一个不小心就引起了远处的向林的注意 ,到时哪里解释得清楚。再者,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 ,也无法用上雷光包裹剑身让其杀力增强。最多,只能用上雷光小剑帮助自己在空中悬空行走,或是方才那几下掌心雷。

“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我其实恢复记忆了?”这是又发神经呢。

作者 鬼四g4

记录生活点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