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手游购买的角色后缩略图
这时那蒙面女子身后的四位年纪稍大的女子说了一句,四人身上就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 黑发轻舞,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眸似迷蒙着水雾,红唇玉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颈项纤秀,冰肌玉骨,精致的五官,绝色的容颜,曲线朦胧的玉体,让人感觉到无色后暇无垢,是如此的完美。

问道手游购买的角色后缩略图

“再强最后还是要被我踩在脚下,几千年前鸣鸿刀对抗不了轩辕剑,如今他依旧无法改变这个结局。”“是他!不过他怎么一副恨意滔天,眼中带着悲痛之情?” “当初既然是韩丹子囚禁你的,那你的仇人就是他,和丹王殿的人无关,不要伤及无辜!”“好,就听你的话!”“不购买好意思啊,各位!”“她是你放出来的!”“那个,我也不知道她和你们丹王殿的恩怨,不好意思,下次再见!”

 道歉的男子看上去也有四十来岁,女子十五六岁的样子。男子应是那交横跋扈女子的长辈,但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女子给打断了。

“爹爹道什么歉,她把我摔在地上了。就算要道歉也是她给本小姐道歉。”

 “蓝儿,不得无礼。”男子训斥道。

 “爹爹!蓝儿刚刚摔的可疼了,你怎么能帮外人。”女子拉着男子的衣袖向他撒娇,一转过身来便对浅君恶言相向 ,:“贱人你今天必须给本小姐道歉,来 不然就要你好看。”

蓝天几人不高兴,不能忍了,竟然敢骂夜贱人。女子朝着浅君又是一鞭子,结果被蓝云给一把手给抓住了,朝着她的脸撒了些粉末。</p> “凭你也敢对夜口出狂言,不给你点教训还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脸。”

“你朝本小姐脸上撒了什么东西。”

  女子原本白皙的脸蛋开始冒血泡,还奇痒无比。女子忍不住用手去挠,一挠血泡破。破了的血泡那血水顺着脸流了下来, 看着有些吓人。

女子哭着向一旁的男子求救:“爹爹,你 要救救蓝儿救救蓝儿。”



“蓝儿莫慌。”男子看了看自家女儿有些吓人的脸朝浅君走过去,“在下代小女跟姑娘道歉,是在下教女无方 。望姑娘大人有大量原谅小女的鲁莽,给在下解药治治小女的脸,在下必定登门道谢。”

 “我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人,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给我道歉我就给她解药。”

 男子见浅君如此说,立马叫自家女儿道歉。可女子却是不愿,男子有些不高兴了。说话的声音带了些怒火:“要想你的脸一辈子这样,那你就不要道歉。”<p> 女子掉起了眼泪,走到浅君的面前,“是我不对,不应该骂你。不该对你动手还请姑娘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赠送解药。”

女子话说的不情不愿,浅君见她道歉了也没必要跟她较劲,一看她就知道是平日里被家中宠坏了的大小姐。这小姐脾气大得很,也是交横跋扈 惯了。便叫蓝云把解药给了她。



“瓶中的药每日往脸上敷 一次,三日便能好个干净 。”

男子接过药对蓝云拱手,“多谢姑娘,今日多有得罪 。”</p>

 男子带着女子便离开了镜花水月,二楼雅间一月牙白袍的男子跟一青衫男子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收归眼中,月牙白袍男子脸色有些苍白

青衫男子把玩着折扇对身旁的男子道,“云,看来这墨都真是卧虎藏龙 呀!”</p>

“何止”

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尽收眼底,那行人个个身手不凡。特别是那个为首的女子就刚刚她摔人的那一手就看得出内功及其深厚,他对她有一种时曾相识的感觉。<p>  “看来这段时间墨都都会很热闹。”随即男子话锋一转一脸阴阳怪气的笑,“云,说不定能找到你要找的人哦。”

“希望”

他已经寻了她十年了,如今的事和人跟之前的都有些不同。他在想是不是她回来了的缘故,所以人和事才会发生改变。如果她回来了那定会来找他的,为何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有一丝的消息。</p>

“我想知道你那首诗的后半部分是什么”青衫男子凑到白月牙男子的面前,嘴角带着一丝如有如无的笑。</p>

 “猫是怎么死的知道吗?”

“怎么死的?”

  “好奇心害死的 ”

“北顾云”男子说的咬牙切齿 。</p>

北顾云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淡定的喝着自己的茶。青衫男子名唤时雨,听说他娘亲生他之日来了场及时雨便给他 起名时雨。他与 北顾云是挚友,算得上是一起长大。想起他跟北顾云的相识那简直就是一场狗血,所以他从来都不向任何人提起他们的相识。

从他两相识开始北顾云就在寻人,他见得最多的是北顾云画一女子的画像。画中女子一袭红衣狂傲不羁,他曾问他画中女子是谁。他说是他的妻。

 时雨 心中惊讶那时他们才十岁,他与北顾云也算形影不离曾 未见过他画中的女子,但他也未曾再问过关于画中女子的事情。

 不久北顾云就开始以诗寻妻,这些年却未有人对上过。他很好奇后面是 什么 ,但北顾云就是不告诉他。时雨是气的牙牙 痒,他是真的好奇的很。

浅君带着蓝海跟蓝云回到了王府,才进门就撞见玉儿急急忙忙的朝着她们跑了过来,“郡主郡主,你可回来。落王妃刚刚不知怎么就晕倒了。”</p>

 晕倒?她出门的时候娘亲都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晕倒呢。浅君转身就往明兰馨所在的院子跑去,蓝海,蓝云随即跟了过去。

浅君来到 明兰馨的床边,握住了她的手。明兰馨卧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

“娘亲这是怎么了,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

浅君看她脸色不怎么好,心 中不放心便看向了一旁的蓝云。

蓝云随即上 前,“王妃,可否让我看看。”

“不用了,我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这么多年疏忽了这身子,这才虚了。我躺躺就好了,就不劳烦姑娘了。”</p>

明兰馨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这一丝神情却没有逃过浅君的眼。

娘亲这是怎么了?不过就是看看她有什么不适 。看她刚 那神情分明是有什么不想让她知道。蓝云见明兰馨不愿让她看看,便看了眼浅君。浅君向她使了个眼色,蓝云便退了下去。

 娘亲既然不愿意,那她也不强求。帮她拉好被子,“娘亲先好好休息 ,有什么事可以叫蓝海蓝云”浅君指了指她们,“以后她们就是专门来 照顾娘亲的。”</p>

“好。”

浅君带着蓝海蓝云出房门,她心里在琢磨是不是这些年娘亲还发生了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是她没有查到或者是漏掉的。

“蓝海,你去找一下落羽。让他重新再查查我娘这些年所有发生过得事情,事无巨细一一来报。”

<p> “夜觉得还有什么问题?”



蓝云也有些疑惑,王妃这些年的经历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吗,怎么还要再查。

 “我总觉得有什么漏掉了 。”



 “是因为王妃刚刚拒绝蓝云诊脉?或许是她觉得没必要休息休息就好了 ,不想让夜担心呢。”

 “如果真是这 样就好了,我让蓝云给她看看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肯定是有什么问题。”这让浅君多少有些不安。<p> 她跟蓝云竟都没有注意到,如此说来定是有什么隐情了。那她得快些去让落羽查查,早些查明白,夜也能早先放心。



“明日就要为百花宴去护国寺烧香祈福了,这段时间你们要多留点心。”加上今日她又教训了绿儿伤了长月镜的脸面,她定是不会善罢甘休 。一定会找机会到宫中跟太后吹耳边风。自己回来也有些时日了也没到宫中给她请安,这太后心中怕是早有不满。

<p> “明白。”蓝海蓝云自是明白的,有心人怕是不会放过任何暗地里使绊子的机会。

 蓝云蓝海两人出府去找落羽,浅君便又去了明兰馨的房间。她得再去看看才能放心些。</p>

和寿 宫。太后面 露微笑心情甚好,连着几日的愁云终于见了阳光。她刚得到探子的报信,明兰馨许是发作了又晕倒了。说来这贱女子命也是硬,当年她趁着风儿出使南辰不在之际让人给她下毒没想到竟然没有毒死她。后来风儿回来了怕 被他发现便作罢了。

想着他娶了 长月镜又生了女儿对那贱女子疏忽了,她才又让人给她下毒,也是怕被发现也只能少分量的下。如今看 来这贱女子怕是扛不住了。



太后脸上的笑开始变得有些狰狞。皇后一进门就瞟见太后脸上的笑,中心就知道是为何事如此高兴了 ,但还是假惺惺的问,“母后这是有什么喜事,笑得如此开心?”

皇后缓缓的蹲了蹲身子,太后示意让她坐在自己的身旁。

<p> “哀家就是想到个笑话,觉得很好笑。见 四周无人也就笑出来了。”太后干咳两声平缓自己的心情,有意无意的 瞟了一眼皇后,这么晚上她这儿来莫不是又是要作妖了。

“母后现在也是小孩子心性了。”皇后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后面有话要说不说的,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太后。

<p>  果然这皇后大晚 上的不会没事特意来看她,还跑过来跟她演戏来着。“皇后来看哀家可是有什么事?”



“臣妾,刚听下面的人说今日个洛王府的郡主可是在府里闹了不小的动静呢,把镜王妃的贴身侍女给教训了,还骂镜王妃是妾呢,那奴 婢的手差点就废掉了,血流的那个多。”皇后一副后就怕不已的模样,像是自己当时就在现场一般。她就不信眼前的老婆子能不气愤。她就等着她将明兰馨除掉好来一个借刀杀人。

<p>  太后岂会不知她的目的,她要是此时怒火中烧岂不是正好中了她的意 。因为当年流产一事她对那贱女子恨之入骨,这些年她岂会是不知她是有多想除掉那贱女子。

“身为皇后要做后宫的楷模,处理好后宫妃嫔的关系让皇上能安心处理朝政,别整天把心思花在不着边的事上面。”

 “母后教训的是”这太后今日是转性了 ,竟帮着说话。

太后也不想跟她浪费唇舌,“哀家乏了,要休息了。”

 “臣妾告退,”其中意思皇后自然是听得明白的,她也没有必要再这里自讨没趣了。

浅君在明兰馨的屋里待了许久,明兰馨一直催她回去休息。确定她没什么事浅君才起身回自己的屋,进门便将门关了起来。不对!屋里有人,她怎么现在才发现,大意了。随即银针向床的方向射出去,那人速度极快躲过了她的银针,朝她袭来,一手抓住她的脖子。

</p>

作者 石砚台

记录生活点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